关注加州电力危机,推动中国特色电改不断前进

信息来源:中国电力新闻网   发布时间2020-10-29   浏览(104) 点赞 分享到:

  今年夏天,持续高温天气等因素引发美国加州电力危机,加州电网在未提前告知政府和居民情况下,临时采取分区轮流限电措施。

  期间,加州日前电力市场电价更是突破1000美元/千千瓦时,高出第三季度平均水平20-30倍,仍然没能有效缓解电力危机,引发广泛关注。

  纵观国际电力改革,并不存在千篇一律的普适模式,但电力改革方法论的正确与否确至关重要,各国必须根据国情借鉴国际经验进行探索。

  当前,我国正深入推进电力改革。行走在中国特色电力改革之路上,理性静察加州电力危机背后的电改深层次问题,或可为解读中国电力改革提供新的视角。

  多米诺骨牌的倒下

  美国加州电力改革始于上世纪90年代,是最早推行电力改革的地区之一,打造的现货市场模式、透明开放的交易体系,至今都是许多国家学习的样板。

  草蛇灰线、伏延千里。30年来,一切已经出现的、正在发生的,都无可厚非。

  看起来,这场链式反应的触机是今年的气候异常,但远远不仅如此。从电力改革和市场建设角度看,发生此次电力危机的主要原因包括:

  其一,是能源低碳转型步伐激进,支撑高比例新能源并网的调节资源和高峰发电出力不足,推高系统性风险。近5年,加州约有1/3的燃气机组退役,煤电几乎全部关停,核电站已关停一座,并准备关停其余核电站。危机发生前,高温天气致使负荷激增,叠加光伏出力下降和风电骤减、燃气机组故障停机等突发情况,引发限电。

  其二,是电网管理体制松散,跨州互济、大范围供需平衡能力不足,削弱了电网应急能力。加州日常外部输入电量占比接近1/3,相邻高温地区电力吃紧,对加州电力输送显著下降、仅约最大输送能力的一半。然而联邦体制下,美国不同州或地区的电网规划分散、发展相对独立,跨州输电联络薄弱,难以进行更大范围内的供需平衡。

  其三,是联邦层面调度体系分散,难以组织有效的电网统一调度管理,推高了电网运行安全风险。美国不同州或地区调度相对独立运行,联邦层面缺乏有效的电网统一调度管理。日常情况下,对加州调度区的最大输送能力,其他地区仅是加州临近地区输送能力的39%。加州电力危机发生时,受不同调度主体间协同效率、调度指令执行力等因素制约,其他非高温地区短时间内难以提供有效支援。

  其四,是电力市场机制设计对高比例新能源并网带来的挑战考虑不充分,影响系统运行安全可靠性。新能源边际成本较低,不断挤占火电市场空间。加州未建立集中的容量市场机制,也缺乏有效的政府调控措施,带来可调节发电裕度不足等问题,电网灵活性爬坡能力无法保障。最终,市场风险不断推高系统运行风险。

  然而,或许这仍并不是危机的结束。这是我们在美国加州电力危机看到的景象,它既波澜壮阔又混沌失控,充满了疑惑又似乎在注定之中。

  是金子总会发光

  电力体制改革作为时代宏大叙述的一环,无论是回望30年间的变迁,还是打量当前改革的进展,中国特色的电改道路都已取得了巨大成就。

  我国实施电力体制改革以来,电力工业发展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保障了经济快速发展下电力的长期可靠供应,在安全、技术、新能源发展等领域逐步进入世界领先地位,得益于我国尊重电力发展客观规律,结合国情电情实际,稳步推进电力改革。

  其一,坚持“为人民服务”的宗旨。这是我国电改的根本出发点,在电改方案设计、电力企业运行中,是各方基本遵循。我们对电网安全、保障民生更为重视,近些年持续加大对农网、偏远地区电网投资,居民电价14年未变,相比经合组织国家,我国电价列倒数第三、工业电价列倒数第九。在疫情防控中,也出台欠费不停电等暖心举措。

  其二,坚持了“统一规划、统一调度、统一管理”的发展模式。极大发挥了电网规模和协同效益,符合电力技术经济规律,在应对用电需求快速增长、自然灾害多发频发等挑战,保持电力系统安全稳定中起到了决定性作用。值得指出的是,过去二十年间,我国是全球唯一没有发生大面积停电的国家。

  其三,坚持渐进式改革的思路。在电改重点任务、进度等方面,寻求各方共识的“最大公约数”。逐步扩大输配电价改革试点范围,增量配电、相对独立的交易机构组建等任务,先试点再推广,确保了有序、有效、稳妥推进各项改革任务。

  其四,在政府宏观调控下发挥电力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政府构建了高效能监管体系,规范市场运行和电力企业经营管理。逐步建立涵盖多时间尺度、多交易品种的交易体系,有序放开发用电计划,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显现,市场开放度、活跃度显著提升。

  在通往未来的道路上,这个正在生成的崭新的世界,一定还藏着我们尚未抵达的希冀,而繁华正在生成。

  纵深发展通往何处?

  推动我国电改向纵深发展,依然是不甘现状和剑及履及的进步。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明确提出,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在近期深改会强调要继续用足用好改革这个关键一招,围绕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推动更深层次改革,实行更高水平开放,为构建新发展格局提供强大动力,这都进一步为电改工作指明了方向。

  这个时代从不辜负人,它只是磨炼我们,磨炼每一个试图推进更深层次改革的人。

  首先,聚焦促进新能源消纳,全力保障能源安全。

  中国工程院院士罗安表示,未来我国新能源装机比例将达到30%甚至50%。中国工程院院士杜祥琬也表示,要高度重视新能源大规模接入对电力系统的影响与挑战。

  当前,亟需建立可再生能源发电配额制、保障性收购政策与市场交易有序衔接的机制,优化可再生能源补助资金管理,推动可再生能源加快参与电力市场,提高新能源消纳规模和比例。

  其次,增强国有企业控制力,做大做强电力央企。

  要增强国有企业在电力公共事业中的控制力,这与西方经济学中垄断有着本质区别,目的是履行“三大责任”更好服务经济社会民生。在电力市场运行中,要更好发挥电力央企的兜底和保障作用。

  中国工程院院士邱爱慈指出,依靠电力央企的攻坚,我国在特高压套管等领域已经超过了国外,带动了工业化进程。

  中国工程院院士干勇、李立浧、卢春房均表示要更好发挥电力央企创新资源整合及引领作用,在工控芯片、基础材料、关键软件等核心技术创新方面加速取得突破。

  此外,完善市场机制,加快建设全国统一电力市场。

  国网能源研究院副院长蒋莉萍表示,更大范围的资源优化配置是高比例可再生能源电力系统降低运行成本、提升运行效率的有效措施之一。

  在当前风电、太阳能光伏发电进入“平价”时代、全国非水可再生能源发电占比超过10%的重要节点,更需要加速研究出台全国统一电力市场建设方案,有效衔接各类市场机制,促进发挥市场决定性作用。

  最后,坚持统一管理模式,加快电网高质量发展。

  国网能源研究院副总工程师马莉表示,近几十年来,我国在用电需求快速增长、能源结构深刻调整、自然灾害多发频发的情况下,始终保持电网安全形势总体稳定,没有发生大面积停电事故,电网统一管理模式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无疑,随着电力市场监管体系健全完善,各类市场主体、监管机构都将对电网企业形成有效监督,促使不断提升优质服务。未来电力改革应在市场化、透明度、高效率三个关键点上下功夫,避免“破碎式”改革。对于电网主导央企,要将优质服务作为主抓手,打造安全可靠、经济高效、低碳清洁电力要素供给。

  只要时间还在行进,它就未尝完成。

相关文章